第三百八十九章 宴请舒县名士

作者:一级烟枪王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刘易知道周业说的也是事实,有时候,杀人的确是可以图一时之快,可以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但是,杀了人之后随之而来的许许多多的影响,那就不好处理了。

    这就好比,在荆州,刘易可以派人暗中刺杀了刘表,也可以杀了刘表手下那些图谋不轨,阴谋对付自己的人。可是,杀了他们,荆州可能就马上陷入一种混乱当中,到时候,自己就得要出兵平定荆州的动乱,接手荆州的统治。

    但是,荆州并不是那么容易管治的啊,刘易暂时也不可能腾得出太多的人手来管治荆州。可是,荆州真要动乱了,刘易想不来占据荆州都不行,因为,刘易不来,别人会来啊。被别人夺去荆州还不如暂时留下刘表及他部下的性命,让他们代为管治荆州,维持荆州的安定。

    当然,更严重的,就是若被别人知道是自己派人去解决了他们的话,那荆州当地的那些士族豪门会怎么样看待自己?他们会不会也因为这样的事,激起他们对自己的惊惧敌视呢?

    很明显,像舒县周家这样的大家族,他们在当地的民间有着强大的名望。自己灭了周家,就等于是捅了一个马蜂窝。不管如何,那些与周家交好的名门望族,肯定会联合起来对抗自己。

    刘易也只是说说罢了,倒没有当真的要派军去灭了周家,他想了想道:“这样吧,周业大人,麻烦你在舒城县衙摆下一场宴席,然后把周家主事的人请来,嗯,城中的那些士族大户人家。都请来吧。这一次,我要和周家的人当面事情了结了。要他们把不属于他们的东西给吐出来,还吴氏娘子一个公道。”

    “嗯,主公要亲自出面么?”周业问。

    “当然了。”

    “那主公要以那个身份处理这件事呢?这件事,毕竟是周家的家事,没有一个名义可不行。”周业道:“周家的人,也死认理的,这种家族里的事,以官位身份是压不了的。”

    刘易扭头看了看正在喂小尚香吃食的小吴,想了想道:“我就以小吴夫君的身份。过问她姐姐在周家的事。吴氏娘子,也算是我的胰子,她爱欺负了,我这个妹夫,帮她讨回一个公道。这样总可以吧?再不然,再以吴夫人的干弟弟的身份。代表吴氏娘家来过问这件事。”

    “行。那就以小吴小姐夫君的名义出头。”周业觉得可以,点头道:“那主公还有什么虽然下官注意的地方?”

    “暂时就这样吧,我到舒县来,其实也就是陪吴夫人与小吴夫人来看望吴氏娘子的,别的事不用急,将来我会派人来与你相商的。”

    “好。那下官现在就去办,今天晚上……明天晚上吧,一天的时间,怕请不到太多的人。”

    “这个你拿主意吧。搞好了派人来通知我一下。”刘易道。

    周业没再问什么,躬身告退,离开了小院宅。

    刘易又在这里过了一天,问清楚了一些周家里的情况。

    原来,周家并不是只有周瑜这一支族人。

    周瑜这一支,虽然从祖父开始的时候,就由他们的亲系任周家的家主,可是,到了周瑜父亲这一辈,由于周瑜父亲死得早,另外两个亲兄弟也常年在外,名声虽然很大,但是对这个周家的影响力却不是太大。

    一般的家族,都是以家中的长辈为主的,家里的大权,大多都掌握在在家里掌权的人手里。

    这就好比颖川许昌的荀家,像荀文若、荀爽、荀谌等人,他们在外面闯出了名堂,身居朝廷高位,可以说,德高望重。但是,若他们回到了荀家,荀家的事却也不是由他们说了算的,依然是由家里的家主说了算。

    当然,像荀文若与荀爽、荀谌等人,已经拥有了在外面自立的本钱,不用再看家族里的人的脸色。但他们可以离开家族自立,但是却不可以让家族里的所有人都听从他们的意见,不能左右家主的决定。

    所以,周瑜的父亲及两个亲系伯父虽然都已经很有名望,但是在周家,依然不是他们说了算。他们常年在外,像吴氏娘子,丧夫的妇人,在周家里遭受到周家族人的排斥,那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这个,也刘易印象中也有一个例子,就在后现代中的现实的事件。某村,出了一个大官,在后世那种官本位的国度,这个大官地位崇高,说话更是说一不二。可是,他回到自己的村里,却也不是他说了算的,而是村里的族人说了算。什么的红白喜事,他也只能按村里的规矩来办。后来,他病亡了,他的老婆回到了老家,却不想,受到了村民的排挤,根本就没有在那村里生活。就连他的亲兄弟,也容不下这他老婆在村里生活。为的,就是想独占他哥哥留下来的一栋房屋。

    现在,周家的家主,是周瑜父亲的堂哥,一个五十来岁,叫周贤的家伙。

    也正是他的默许,周家里的族人,才会谋夺了属于周异留下来给吴氏与周瑜母子的财产。

    伙同几个族人,诬陷了吴氏娘子的,是周贤的儿子周毕。这个周毕,三十来岁,是周瑜的堂哥。当初周异娶了吴氏娘子回来之后,他特别喜欢有事没事都往周异家里跑。据吴丽所述,这个周毕,可能一直都对吴丽有着什么不良企图。

    因为,在周异病逝之后,周毕常常找借口要接近她,还表展得对吴丽非常的关心,事无大小,他都会跑前跑后的张罗。后来,有好几次,他似乎总是在暗示一些什么,不过,吴丽并没有管他,并不给予词色,一如往常一般,对他不冷不热,正常的对待。

    后来,孙坚的死讯传来。这个周毕,就开始疯言讽语,总找借口纠缠她。有一次,还想抱她,被吴丽严正的斥退。可能就是那一次,吴丽对他更是冷淡,拒不接受他的示好,慢慢的,关系就恶劣起来。最终就有了他诬陷吴丽的事。

    刘易总算完全明白了,知道这个周毕。肯定是早对吴丽有企图,周异病逝,他怕也是想乘虚而入,占有吴丽,可惜。吴丽根本就不为所动。事情明朗之后,关系恶劣。周毕便因爱成恨。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就毁了它。又或者,他是想先毁了吴丽的声誉,再想办法得到吴丽。

    说真的,如果刘易这一次不陪吴夫人与小吴来找吴丽,怕吴丽还真的会出现问题。试想。她现在独居在城外,四下又没有人家的这所小院,那个周毕随时都有可能摸来这里,对吴丽用了强她也毫无办法。在这里。吴丽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嗯,刘易也猛然的惊醒,这个周毕,他的用心还当真的非常恶毒。他先毁吴氏的名声,再夺其家财,把吴丽逼到了这里居住,再把周瑜逼得离开了吴丽。这样,周毕就有了占有吴丽的时间、空间。

    而据吴丽所说,她搬来这里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可是,周毕却迟迟没有动手,仅只会偶尔带人来这里破坏一翻,侮辱吴丽一翻便离去。

    这个周毕,不简单啊,恐怕,他还是一个了不得的泡妞高手。这丫的,他明里把吴丽往死里逼,却能按耐着迟迟没有对吴丽动手,恐怕,他是故意的。

    刘易这个局外人看来,怕他的计划,也快要成功了,这不?他已经顺利的把一个寂静少妇的那种寂寞难耐逼了出来。很明显,吴夫人独居在这里,他随时都可以来这里强行得到吴丽,可是他没有,而是耐心的等待,等吴丽自己忍受不住了,想要男人了,他才乘虚而入,真正的得到吴丽。

    难以想象,像吴丽这般,晚上在自我抚慰,饥渴难耐的时候,那家伙潜来了,那时候,吴丽还能够反抗么?嗯,男女之事,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得到了她的人,要得到她的心还远么?除非她当真的是一直都坚贞的烈妇,从来都不会动情,要不然,她迟早都会顺服在男人的身体之下。

    世上有真正的烈妇么?刘易还真的要打一个问号,传说中的烈妇,恐怕是还没有什么令到她们动情罢了。

    这个周毕,还真的留不得!刘易觉得,哪怕自己把吴丽带走了,也不能留他。丫的,留他再祸害别的女人么?像周毕这样的家伙,非美女绝对不会动手的,与其让他祸害别的美女,还不如把他除了,把美女留给自己,尽管自己未必可碰上那些被他看中的美女。刘易觉得也留他不得。

    再在这里住着,白天,刘易或和元清等女在河边捉鱼,又或陪着她们到处看看山光水色,日子倒过得欢快。在出征其间,也能享受一下如此安静的生活,还真不错。

    这天傍晚,满天霞光,把大地都点缀得像充满了色彩。

    刘易帮忙,把小院子收拾了一翻。然后和众女一起离开。

    离开的时候,吴丽还有点依依不舍的样子,这妞,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感情是对这小院产生了感情了。

    这次一走,就不会再回来了。刘易打算,解决了舒县的事后,就要离开了。因为,已经有探子送来情报,不用多久,甘宁就可以解决了鄱阳湖的事,很快就会率军来与刘易汇合。而典韦率着第一军,在菜子湖、白荡湖边缘打击了几伙山贼强盗,把那些强盗都逼到了湖里去藏着,若想完全消灭他们,怕要调来水军才可以。

    那两个小湖泊,嗯,也不算小了,湖中没有太大的河道与长江相接,一般的战船开不进去。所以,要调动水军进去剿灭强盗有些困难。所以,还得要等甘宁来了再想办法。

    还有,秦颉来信,他的军队,已经渡过了育水河,潜过了刘表所控制的荆襄地区,进入了汝南地区,很快,便可以向扬州方向潜进,他问刘易,什么时候可以公开行迹,向扬州的袁术施压。

    刘易没有想到秦颉的动作会这么快,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能瞒着刘表的耳目,把军队偷偷的通过刘表的势力地盘。转移到了汝南地带。所以,刘易也得要抓紧时间行动了。

    周业带着几十人,在舒县城门迎接刘易进城,与刘易第一天进城不同,因为那次刘易突然到来,许多舒县的大户豪族的人都不知道刘易来了。现在,周业奉刘易之命,设宴与他们共聚,如此,他们少不得要陪着周业到城门来迎接刘易。

    刘易怎么说都是新汉朝的太傅。名声在外,无论是实在的实力及外表的身份地位,都足以镇住一个县城中的任何一户世族大家。更别说在城外驻扎,似对舒县虎视眈眈的二千多军队了。

    在城门,周业把一众舒县的名门望族的家主都向刘易一一作了介绍。他们对刘易都非常客气。神态恭敬到了极点。而刘易的记忆力也相当不错,周业介绍过一次之后。便差不多都可以记得住他们了。

    刘易比较深刻的是。是周家的家主周贤,这个人,虽然五十多岁了,可是,却满脸红光,不怎么显老。面相生得,也是相当端正的那种,有几分儒气。但是,他的说话声。总有点阴阳怪气的样子,让刘易不自觉得想起某小说中的岳不群,嗯,就是岳不群,这个周贤,与人说话的时候,似总有点言不由衷,但是总喜欢把自己摆得很端正,开口说话,也总以自己是一个老好人自居。

    周毕居然也在迎接的人群当中,三十多岁,生得还真的点风流才俊的样子,相貌英俊,一身锦服,也衬托出他似有几分英气。

    他也没有如一般的好色公子哥那般,一脸苍白,而是相当的白净,带点血气的那种。他也似很健谈,和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说得上两句,举步都似很有才华的样子,让人对他刮目相看。

    如果刘易不是知道他如何对待吴丽的事,主易怕还真的会把他当成是一个有才华的人,会对他动点想收服他的心思。毕竟,人才不怕多,周瑜的声名在外,周家的人才似也有不少,如果没有吴丽的事儿,被周毕这个家伙的外表所惑,说不定还真的动了爱才之念。

    另外,还有一个是前任的县令,曾广,曾家在舍县,也是名门望族,仅逊于周家一点。曾广是一个似很有富态的胖子,看上去应该也是五十上下,气色也相当不错,他这样的年纪,又是曾家的家主,担任过舒县的县令,也是相当有身份地位的人,除了周家周贤,说他是舒县的二号人物也不为过。

    别的,像郑家的郑志、钱家的钱山,看上去都是一些相当精明的商人。

    还有一些舒县比较有名望的人,周业都一起请来了。

    “太傅请……”

    “太傅光临小县,不知道有何贵干?”

    “太傅,听说太傅你带了十万水军……”

    人多口杂,这些人可能是看到刘易如此好说话,不少人都向刘易问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

    刘易也一一给他们作答。一面向县衙走去,如此,显得刘易很是亲民,就连路旁的一些百姓向刘易指指点点,刘易都给予他们微笑招呼。

    没多久,终于到了县衙,刘易高坐主宴席,在刘易的身后,用屏风隔开,也摆了几席,是给刘易的各个夫人的。她们是刘易的女人,身份高贵,是不会与众人同席饮宴的,除非是坐在刘易的身旁。

    众人坐下,刘易扫了一眼,约有四、五十人,他们其中,有大半人对于可以和刘易一起饮宴,是带着尊重敬意惊喜的,从他们看刘易的眼神便可以看得出来,对于刘易的到来,是打心里欢迎的。但是,也有小半人,他们表面是对刘易的到来表示欢迎,可是,他们的眼里却带着一点沉重,有点儿慌乱的样子,更有一小部份人,眼里对刘易隐含着一种敌意。

    对于他们各种不同的神态眼神,刘易的心里能想清楚的。那些看到自己来舒县,满眼欢喜的,估计就是像周业这样的人,他们听说过刘易的许多事,对刘易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知道刘易不会带给他们不好的东西,所以,他们对刘易的恭敬是发自内心的。

    另外小半部份人,他们可能是担心刘易来舒县的目的,担心刘易的到来会损害了他们家族的利益,所以,就有点担心,心里不踏实,便有点慌乱,心里沉重。

    而对刘易有敌意的,肯定便是一些已经彻底投向了袁术的人,又或者,已经被刘易损害到了利益的人,及潜在性的,有可能损害到他们利益的人。比如,周家,周贤表面很友好,但是其眼神的警惕敌意,暴露出他对刘易的敌视。

    刘易待周业安排的人给宴厅内的所有人都倒了酒后,他便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遥敬四周道:“各位大人,各位朋友,刘易突然到舒县来,可能惊到了舒县的百姓,在此,我就敬各位一杯,希望大家可别因为我的到来而受惊,我来舒县,并不是来攻城掠地的,绝对不会冒犯到各位大人。来,干!”(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