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迟到的原谅

作者:雨辰是死咸鱼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星际之死神传奇 地球游戏场 神魔系统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天才维修工 星际农场主 超级基因优化液 大宇宙时代 位面旅行指南 黑暗文明 寂灭天骄 游戏入侵时代 钢铁王座 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 异界之星际漂流
    监狱生涯的七年,D-13714一直处于自我封闭之中。

    他的表现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监狱里面的“优秀分子”。

    如果他不发狂的话。

    他不发狂的时候,简直就是所有狱管眼中的乖宝宝,恨不得监狱里面那些难管教的都跟这人一个样。

    完全按照时间表活动,没有任何越狱、拉帮结派、暴力、经营等等等行为,自由活动的时候只会一个人找个地方蹲着发呆,几乎不需要花费多余的精力给他处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即便如此,D-13714在监狱中的名声依旧不太好。

    他入狱时是个殺父者。

    这个罪名在穷凶极恶的人眼里都是下三流的,况且在最初的时候,狱管还隐约地透露了D-13714的父亲是一个如何的慈父(虽然现在狱管恨不得抽当时的自己两个巴掌)。

    以至于D-13714在最初的时候,待遇和恋童入狱的家伙没什么两样,时常有人来找茬。

    然而对于一些暴力行为,他通常都是忍受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内,他背负着“懦夫”的称号。

    直到有个大嘴巴在他的面前说了不该说的话。

    “准是他爹当着他妈的面*了他的**。”

    那是一次就餐时间,有个好事者当着他的面侮辱了他的父母,D-13714瞬间起身拿着餐刀抹掉了他的脖子。

    干净利落。

    那时候所有人看着他起身的动作都以为会有一场好戏要看。

    但谁都没想到这场好戏会如此迅速地结尾。

    过程短暂,惊艳的收尾。

    被押送检查的D-13714被查出了某种精神疾病——不用质疑这个信息的真实性,监狱里面邀请了最顶尖的那一撮心理专家,为的就是防止犯人装病躲罪。

    于是D-13714自此以后多了一个“疯子”的绰号。

    他也顺理成章地得到了单人一件卧室的待遇。

    谁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又会发疯?

    自此以后,D-13714像往常一样表现出的安静让整个监狱的人不寒而栗,关于他殺父的流言也就变得越来越隐秘。

    至少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起这件事。

    除了一帮刚进监狱,眼神不太好,想拿他立威的傻逼。

    有个傻逼狂妄地嘲讽D-13714,说他的母亲是个婊子,父亲是个恋童癖,所以才生下了这个疯子。

    周围的人向他投来“敬你是条汉子”的目光不由的让这个自大者飘飘然,而D-13714没有任何反应,继续安静地进食。

    他的反应更是让这个发难人觉得关于他的传言只不过是一群胆小鬼传出来的。

    可惜在某一天午餐过程中,这位勇士因为“误食”过多的氰化物而导致不治身亡之后,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变成了嘲弄。

    总是有这些没有自知之明的傻逼。

    D-13714时不时,有条件的发狂让监狱人员对此嘴里发苦,等到D-13714在这个监狱威望达到顶峰的时候,离他出狱的时间还有三十七年。

    在短短的九年以内,因为“不可抗力”,被D-13714或谋杀,或暴起杀之的人已经达到了十四人。

    对于监管人员来说,是十四次又长又臭的报告。

    终于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们与一个神秘组织达成了愉快的协议,连夜将连同D-13714在内的数名臭名昭著的囚犯送走。

    对于D-13714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然而对于其他不服管教的家伙……那地方可真是个地狱。

    动不动就处决,死相还有着各种各样的花样。

    反抗几乎是不可能……不过官方也承诺了待满三十天就能把以前的履历一笔勾销,到时候他们又能出去兴风作浪或者重新做人。

    于是脾气再不好的人也忍了下来,掰着指头算还有多少天刑满释放。

    一群人在宿舍里面的娱乐,谈得再多也不过是谁谁谁死了,某个神奇的东西自己对它干了什么,或者它对自己干了什么。

    而D-13714一如既往的安静。

    直到他参与测试到一个SCP。

    那个SCP的编号是348,标签是来自父亲的礼物。

    当D-13714在白大褂的要求下捧起那个碗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了上来。

    仿佛在那一刻,他所握着的并非是那一个碗,而是他最熟悉也是最难忘的,那是父亲的双手。

    一如他记忆中的感觉,他甚至能感受到从肌肤接触的地方传来的温度。

    碗上的纹路像极了他父亲手上的沟壑。

    在实验人员的要求下,他被允许喝完碗内的肉汤。

    无论是散发出的香味,还是味道,都像极了他小时候父母做的料理。

    像父亲第一次尝试下厨时放多了的盐巴。

    如果自己的眼泪不掉到碗里的话,或许味道会淡一些。

    当自己喝完了这碗汤后,实验人员要求他说出食用以后的感受。

    D-13714的回答是:它让我回到了以前,仿佛上学时刚下车与父母告别的时候。

    然后实验人员让他看碗底有没有字出现。

    他低头看到那行字的一瞬间,方才不自觉流出的眼泪忽然不受抑制地流出。

    碗底是他父亲的字迹,一行他一直在模仿的艺术字体,一行英文“我一直都很爱你。”

    随后D-13714因为情绪失控被实验人员请离收容单元。

    在此之后的一段时间,D-13714对所有异常的工作表现得甘之若饴,而他本人则是因为精神疾病的问题,在对SCP-348的实验中有很大的试验价值。

    于是那是D-13714在母亲死后最欢愉的一段时间。

    “已经过去了。”

    “我自己的选择。”

    ……

    每一次他喝光SCP-348里面的肉汤,都会有不一样的短句出现在碗底,就像是他父亲亲手写下的文字。

    他的父亲一直在原谅他。

    “我希望你活下去。”

    可他却是每看到一句新的话语就觉得一阵心绞痛。

    他需要怎么样,才能向父亲说出他一直欠着的抱歉。

    “不要太着急来见我。”

    回到宿舍之后,他的舍友在感叹“上帝!那些魔鬼的造物差点杀了我!”

    D-13714对他们的评价嗤之以鼻,他的思想也是第一次偏离了母亲的思想。

    上帝也绝非万能的,即便母亲如何祈求,也没有逃过恶魔的低语。

    他也没有。

    如果那个碗也是地狱里面恶魔的造物,那么他活该下地狱。

    在此之后,D-13714表现出超脱D级人员的热情态度以及常人难以企及的素质让那些冷血的白大褂数次考虑要不要把他晋升为工作人员。

    遗憾的是,这个提议甚至都没有列出草案,D-13714就被临时抓来当特工。

    当时的实验人员称,这是一种典型的浪费行为。

    而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D-13714无比确切地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是自己小时候所在的房子。

    在他的印象中,家里是有这样一截长廊的,他母亲的房间就是在这间房屋的最深处。

    通常情况下,她的房门是紧锁着的,生怕任何人闯入。

    但走过一半路程的D-13714却能明显地听到房间里面他父亲和母亲的调情语句。

    他从来没有听过那么肉麻的话,也不曾知道他的父母有那样的一面。

    无疑,那是他渴望已久的家庭共处方式,但房间里面应该是缺了一个人的。

    那个人是他自己。

    可当他走到了房间前的时候,却看到两人抱着一个小孩,那应该是年幼时候的自己。

    房间内的人显然看不见他。

    “所以我应该叫他小小宝贝还是应该叫他███?”

    “当然是███,别忘了你嘴里的小宝贝只属于我!”

    他的父亲佯装叹息地回应:“可我没想到你连孩子的醋都吃。”

    父亲一直盯着母亲的笑容。

    他……从来没有从母亲的脸上见过笑脸。

    D-13714静静地退出了这个房间。

    还好,另一个世界的我们还好。

    随着他离开这个房子,这个世界分崩离析,独属于他的幻境消散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