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另类不堪的春节

作者:人在夜半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医道官途 天眼 校花的贴身高手
    王晋开车来到了工地,只见庞大的蓝色塔吊倾倒后压垮了围墙,把一旁的主路堵塞了大半,这条主路现在是根本无法通行,虽然是三十夜半,行人车辆稀少,但是长时间肯定是个麻烦。

    “王总,塔吊是被人破坏的,”

    工地负责人即使在冷天里还是一头的暴瀑汗,这事儿很大。

    “怎么看出来的,”

    王晋一惊,这事儿有点惊悚了。

    “塔吊底座上的两个深三米半的固定钢筋和松土桩的固定被松开了,然后有人把塔吊吊上了重物向主路方面移动,然后塔吊就倾斜倒塌了,”

    工地负责人磕绊道。

    “什么,那么看工地的人呢,”

    王晋厉声道,过年的时候工地歇业半月,不过有保安守护工地的设备。

    “额,他们几人抽空在附近吃个年夜饭,结果。”

    工地负责人不停的擦汗,这事儿如果不是出事儿还真没什么,但是这几个悲催的赶上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儿,这就杯具了。

    “好好好,呵呵,你们就是这么拿着我的工资为我办事儿的额,呵呵,”

    王晋狠厉的盯着工地负责人,虽然是他的嫡系,但是他也恨不得暴揍一场,

    “你把那个王八蛋给我解雇了,然后过年期间你给我看守工地来,如果做不到就滚回家去,”

    王晋怒喷这货。

    “王总,你这里需要尽快的疏通,否则这里的主路老这么堵着不是办法,”

    出警的警察催促王晋,虽然王晋是衙内,不过,过年期间省会发生事故堵塞交通,他们必须尽快解决。

    “放心,我立即派人解决,”

    王晋忙道。

    “嗯,那感情好,王总,得罪人了吧,这活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估计没有十几个人做不来,”

    出警的派出所所长道。

    “怎么说,”

    王晋问道。

    “总有几个人在外面望风吧,还有十来人进去弄塔吊,人少了肯定不行,还有这些人胆子相当的大,反正少见,”

    所长道。

    当然是故意的,王晋心知肚明,只是到了现在他还是无法确定都是韩之锋做的,这事儿疯狂的不像是一个商人做出来的。

    三十晚上快午夜的时候找人找车是太不容易了,王晋好不容易找到一些自己公司的施工人员来整理这一切。

    等到一切处理完毕已经是初一早上五点多,这一夜,王晋在外面吹的冷风太多,回家就来个重感冒,2001年的春节是王晋过的最另类最不堪的春节。

    初一的时候,张增带着刘妍来韩之锋家里拜年,虽然两人关系铁,不过现在还是有上下级的关系,张增过来拜年是规矩。

    滕远则是和滕向前也来到韩之锋家里拜年,腾向前和韩盛、陈芳谈笑风生,都是老舒州矿务局人了熟的很。

    滕向前把韩之锋狠狠的夸了一通,在他看来滕远能有现在的出息都是拜韩之锋所赐,能把滕远这样的憨货规整成现在人五人六的经理,也就是韩之锋能成。

    总之,老滕的意思就是说能把滕远脱胎换骨到如此地步,那韩之锋就不是一般人,将来肯定是有大出息的。

    滕向前倒是说的都是心里话,滕远的两个哥哥每人在矿区都开了超市,多少受到永信超市的照顾,进价低些,生意相当不错,滕远还给两个哥哥家里买了房,可以说滕远让滕家彻底变了模样,但是滕远为什么有了这样的能力呢,还不是韩之锋帮衬嘛。

    这些话让韩盛、陈芳眉开眼笑,这可不是老滕的刻意奉承,滕远的改变也看在他们眼里,他们心里必须骄傲,也就是自己的儿子能把滕远改变成现在的模样,成为儿子的左膀右臂,为人父母的当然畅快的很。

    “哦,你们明天就出发去明珠啊,哦,会亲家啊,”

    听到这个消息滕向前一脸的羡慕,

    “唉,你说我家那个憨货,到现在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倒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厮混,恨死我,”

    滕远身上就这点还是让老滕无法接受,娶个好好过日子的女人真的那么难吗。

    “唉,滕远也不大,二十出头而已,来得及嘛,”

    韩盛安慰道。

    滕向前眼热的看眼帮着忙碌的刘妍,唉,看看这些女娃多好,滕远这个混蛋什么眼光,

    “唉,再说吧,我真是羡慕你们两口,你们家小锋什么时候让你们操过心,”

    “行啊,老张,你媳妇真是乖巧啊,看看把韩爸韩妈哄的,”

    滕远、韩之锋、张增则是坐在韩之锋的卧室里聊天,滕远对他老爹的恼怒根本不在意,现在他的事儿他说了算。

    “还成吧,我爸妈满意的很,我弟妹对很亲近的,这两天出去玩就缠着她,”

    张增一脸的傻笑。

    “怎么眼馋了,自己也找个啊,也能把你爸妈哄的眉开眼笑的,”

    韩之锋调侃道。

    “咳咳咳,我还是再自由几年吧,我才多大,可不想有个女人管着我,”

    说到这个滕远立即摇头。

    韩之锋的电话响了,韩之锋看了看这个号码不认识,他想了想还是接了电话,过年的时候无小事啊。

    “韩董,我王晋,”

    带着浓重鼻音的说话声让韩之锋很诧异,

    “哦,王总啊,过年好啊,”

    只是这句话简单的问候让王晋差点大骂出来,这个年怎么好的,简直让韩之锋搅的乱七八糟的。

    “韩董说笑了,我的年过的怎么样韩董还不清楚吗,我家里被停水停电怎么好法,”

    王晋咬牙道。

    想到王晋的狼狈,韩之锋咧了咧嘴,无声的笑了,

    “哦,这么巧,王总恐怕不知道吧,我家也停电停水了,这个年我没法在家里过年,只好到朋友这里过的,没想到王总家也遇到这个事儿,唉,奕州怎么搞的,水电供应做的这么不好,等初七上班,我和刘副市长说说,这事儿需要好好重视一下,”

    “韩董,这么说有意思吗,这停水停电不就是你做的吗,甚至我三个工地的事儿也是你派人搞的吧,”

    王晋冷森森道。

    “哦,我可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不像有些人张张嘴就能让供电局和自来水公司出马随意切断其他人家的水电,比流氓还流氓,您说呢,”

    韩之锋的讥讽让王晋恨极,不带脏字的骂他呢,

    “韩董,好,我承认,你的小院断水断电是我让人做的,”

    王晋还真不在意当面说,这就是奕州衙内的底气,在这个一亩三分的他做什么都有底气,

    “不过,你让人过年断我水电,搞我的工地这太过了吧,”

    “王总,既然你敞亮,我也不说暗话,你的水电是我让人弄的,不过工地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了,我这人就是信奉睚眦必报,不知道王总满意吗,”

    韩之锋丝毫没有掩饰道。

    韩之锋的回答让王晋失神,他完全没想到韩之锋敢这么承认下来,王晋承认是有衙内的底气,在奕州行政系统多少人认识他,谁不给他几分颜面,这就是他的底气,他说办了韩之锋怎么了,谅韩之锋也无可奈何。

    但是韩之锋凭什么,一个到处赔笑的商人也敢和他叫阵,

    “韩董你的胆气不小啊,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

    王晋的威胁韩之锋根本没放在心上,

    ‘你做了初一,我做了十五,我当然敢,你如果接下来还这么卧槽,我也全数奉还,王总,我们可以走着瞧,’

    韩之锋随即把电话压了,大过年的没空和这个混蛋废话,这让王晋差点抓狂,他还没被这样粗暴对待过,一个顺风顺水半辈子的衙内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哈哈,这老小子知道疼了,”

    一旁听个大概的滕远幸灾乐祸笑道。

    “你小子可以啊,一晚上让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韩之锋一指滕远笑道。

    “那是咱们人手都是现成的,王晋也是高调,这几个工地都是可以暴利的,他没舍得分包出去自己做的,一打听都知道,嘿嘿,这下搞的很痛快,老小子这个年,哈哈,我一想到我要是三十晚上经过了这些,哈哈,”

    滕远摇头晃脑笑道,心里爽的很啊。

    “唉,一转眼好几年没这么玩了,这次过瘾,”

    韩之锋给他一脚,滕远皮糙肉厚毫不在意。

    “别把自己闪着就行,”

    “放心吧,都是自家兄弟,想要自己以后在舒州混的好,家里也有人照顾,就是被抓到了,上了手段也不会把我说出来,否则,呵呵,”

    在这点上滕远是自信极了。

    “老铁,这个人不会报复吧,”

    张增有些胆怯道。

    “那肯定会,”

    王晋什么人韩之锋很清楚,这样的衙内被甩了面子当然要找补回来,否则怎么混,不过他还不在意,

    “没事儿起不了大风浪,我们兄弟不是三年前了,两三年前没有人阻挡我,现在任谁也不成,”

    韩之锋自信道。

    初二下午,韩家三口人在周桂、刘昊等人陪同下去往明珠。

    现在明奕高速刚刚开通,两地也就是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下午五点,韩家三人已经坐在明珠希尔顿酒店餐厅里吃饭了,如果是以前,两个多小时不过跑了少半的路而已,韩盛和陈芳不得不感叹高速的快速便捷。

    定了两个套房,吃顿饭两千块花费出去,韩盛、陈芳也没有太在意,经过这次奕州之行看到了儿子的辉煌成就,对这些真的不看重了。

    饭后韩之锋陪着父母在附近很有名气的酒吧街走了走,让两人初步领略了一下明珠的繁华。

    最后韩之锋来到一家茶楼,一家三口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壶茶、几碟明珠点心聊天看街景,是几年来一家人最休闲享受的日子。

    “之锋,你们到哪里了,”

    始终惦记明天相会的叶苒来了电话,

    “就在明珠希尔顿酒店旁一家茶楼,我陪着他们喝茶聊天呢,”

    ‘哦,你们都来了啊,’

    叶苒呼吸急促了一下,

    “之锋,怎么办,我心里慌得很,总是跳呀跳的,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韩之锋听着电话里叶苒有些失去平日里淡定的语气和呼吸,嗯,他能理解这种压力,一个女人如果得不到公婆的承认确实压力大了点,叶苒现在是过于期待了,

    “叶子,没事儿,我父母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们只是希望我早点成个家而已,放松,”

    韩之锋为叶苒解压,对面的坐着的陈芳不断点头,对儿子这个说法很满意。

    “那,好吧,不过我明天要是表现不好,你可要帮我,”

    叶苒还是信心不足。

    “放心,一切有我,”

    即使父母就在对面一脸关切的看着这面,韩之锋也是脸带笑意安慰着叶苒,让叶苒终于平复了心情,这才约好明天的时间后,这才收线。

    “小锋啊,看来我早先的担心好没道理啊,我看你很会哄女孩子的,想来给我哄来一个女孩不难,”

    陈芳笑眯眯的很舒心。

    “这点可是比你老爸强多了,嗯,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女孩子呢,”

    陈芳的最后一句话让韩之锋一惊,难道老妈知道了什么,这可能吧,

    “妈,一个女朋友就让我忙的很了,哪里还有其他的女孩子,”

    “但愿吧,不过别对不起人家就是了,”

    陈芳心里的想的是张明秀,虽然只是见了几面,但是陈芳看出了一点端倪。

    早上,韩之锋穿上了黑色的长版风衣,一套古驰西装,帅的让陈芳夸了一路。

    五辆车直驱阳光城,汽车停在叶苒家楼下,韩之锋下车从后备箱中拿着礼物,叶苒已经来到了楼下,临近九点,她可是一直盯着呢。

    “之锋,我这一身怎么样,”

    叶苒有些紧张的看着韩之锋。

    韩之锋打量一下叶苒,米色的风衣,淡蓝色的修身小衫,天蓝色的牛仔裤,米色皮靴,清丽动人,只是俏脸有些紧绷,

    “非常美,”

    韩之锋有些迷醉。

    “真的吗,”

    今天的叶苒特不自信。

    “我说好才是真的好,”

    韩之锋笑着拥住叶苒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哎,’

    叶苒被偷袭后狠狠的白了韩之锋几眼,不过没有舍得离开韩之锋的怀抱。

    后面车门一响,韩盛、陈芳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叶苒回身看到两人立即忙不迭的推开了韩之锋,脸上微红问候,

    “叶子给伯父伯母拜年了,”

    “好好,都好,是叶子吧,”

    陈芳点头笑着,上下端详着叶苒,很显然对叶苒的相貌气质很满意。

    “我就是叶子,伯父伯母我们上去吧,”

    叶苒在前面领路,韩家三口人一起上了楼。

    叶爸叶妈在门口候着,把韩盛、陈芳让入室内。

    ‘您看看我们就是简单的见一面,聊一聊,怎么还带这么多的礼物呢,’

    张媛客气道。

    “礼尚往来,叶子给我们老两口带去了礼物,我们总不能空手来吧,”

    陈芳笑着看向叶苒,

    “叶子的心意让我们很感动的,以后可是又多了一个关心我们的人了,”

    叶父叶母立即听出了里面的深意,陈芳就是承认了叶苒未来儿媳妇的地位了,两人含笑对视一眼,他们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心事。

    “叶子单纯些,不是太懂事儿,以后还得让亲家多担待点哈,”

    张媛很自然的改口,陈芳笑着应了。

    四人坐在一起聊着,说着自家孩子的情况,气氛倒是极为的和谐。

    过了一会儿,王振华、张婧也来到了这里,一家人一起吃了午饭。

    “我们家穷,祖上没有流传的什么金银首饰,这是我自己在金店里为叶子买的项链手镯,希望叶子能喜欢。”

    吃饭的时候,陈芳拿出了一个白金的项链、黄金的手镯,亲自为叶苒戴上。

    “谢谢伯母,”

    叶苒一脸的幸福道谢,她没想到这一天是如此的顺利。

    “还叫伯母啊,”

    陈芳笑道。

    “快叫妈,”

    张媛急忙提醒女儿道。

    “妈,”

    叶苒脸上殷红磕绊道。

    “哎,”

    陈芳笑着端详着叶苒,实在是不能再满意了。

    饭后,大家坐在一起喝茶,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家振华已经内定升任区长了,”

    张婧喜气洋洋道。

    大家一起为王振华道喜。

    “其实我能升任还得感谢小锋,如果不是他带来的近亿元的投资,我升职根本没有可能性,”

    王振华感慨道。

    “唉,以后在经济上没有建树别想走的远,”

    “确实,这次振华升职之锋是首功,”

    张婧看了眼叶苒,

    “当然了,我们两口子的福气比不得叶子,她才是家里最有眼光的,”

    叶苒笑盈盈的依偎着韩之锋,心里有些傲娇。

    “之锋,不知道最近在明珠还有没有继续追加投资的意思,”

    尝到了甜头那是欲罢不能了,王振华对韩之锋的投入相当的关切。

    “永信在这里和几大公司抗衡,其实也就是不赚不赔,就是为了打响永信的品牌而已,接下来没有大的动作,不过鑫锋公司将会引入一些游戏产业,到时候和姨夫商量一下,”

    王振华有些困惑了,游戏,这个能算是产业吗,好像对他的帮助没有吧,

    “姨夫,游戏产业在国外很盛行,一个火爆的游戏可能带来几亿美元到十几亿美元的收入,交税就要几千万到上亿美元的,”

    看到王振华不为所动,叶苒急忙解释了一下,她不能让韩之锋的好意被这样的轻视,嗯,叶苒已经开始分清她的里外了,和韩之锋相比,姨夫那也是外人了。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