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云生诛魔 云清解厄

作者:二阳花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修真种植大户 斩仙 真灵九变 凡人修仙传 百炼成仙 莽荒纪 九鼎记 遮天 混沌雷修 长生不死 不朽丹神 秒杀 阳神 龟仙 仙路至尊
    这个邪魔把白骨爪握了几下,突然他的周围开始冒起黑云,不一会儿就把他的身形隐没,那个许道人一看大叫不好,“两位道友小心,这邪魔难缠的很,”其中一个修士不以为然,笑着说道,“道友怎么尽涨他人威风,且看我怎么诛杀这个魔头。”

    说完不顾那两人的阻拦,一人飞身而起持剑就冲向黑云,只听黑云中传出一声冷笑,“真是太小看我了,那我就来告诉你一个道理,做人一定要尊重强者,这样你死的也许就不会痛苦也不会难看,”说完这团黑云突然膨胀了一倍有余,一下就把那个修士笼罩在里面。

    只听里面传出几声法器碰撞之声,也就三几个回合,里面传来一声惨叫,“啊,道友救我,”随后有鲜血从黑云中流出,浸湿了地面,随后这个邪魔从黑云中探出半个身子,手里拎着半截尸体,嘴角沾满鲜血,呲着牙冷笑着说道,“还是修士吃着得劲,你们几个想怎么死,从头还是从脚,”说完又隐藏进这团黑云中。

    许道人拉住急于为同伴报仇的这个修士,“张道友冷静,这个邪魔手段诡异,我们不能贸然进攻,”“那许道友说怎么办,”“等,我们缠住他,他现在身受重伤,这次冒险出来肯定是有目的,要么是去找人医治,要么是什么地方藏有丹药,我们只要缠着他,等他自己伤势复发即可。”

    “道友所言极是,那就这么办,”这个两个修士御使随身法器一左一右缠住这个邪魔,他进他俩进,他退他俩退,这下正打在这个邪魔的痛处,他这时急于寻找自己夺舍前隐藏的东西来救命,这一下被两个人给缠住什么时候才能脱身,急的他在黑云里嗷嗷大叫,好几次拼着吐血想要击杀一个,都被另一个施展援手给解围了。

    这一下他就更被动了,浑身感觉法力渐渐不济,识海的神魂也有些模糊起来,就在这时他们头顶突然有人说话,“云垂腹地竟然有这等修为的邪魔现世,正好我有问题来问他一问,”三人听见有人说话,不知来的是敌是友,立刻各自罢手警惕的看着上面。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想要前往云垂皇城的罗云生,他从山寨的山贼那里得知了仇人的一些消息,就想到云垂皇城打探一下具体的情况,一路风餐露宿,这一日正在赶路,老远就听见前面有打斗之声,急忙赶到近前一看,有修士正在跟一个邪魔打斗。

    云生心想,“这些挺好,我来问问这个邪魔知不知道天尸道人的名号,”于是就来到他们近前,这个许道士见云生也不想是妖魔,于是问道,“敢问道友尊姓大名师从何处,”云生一抱拳回答道,“小生罗云生,家师飘髯叟,”“原来是文大师高徒,失敬失敬。”

    “几位可是要捉拿这个邪魔,”“正是,这个邪魔祸害了不知多少女孩,手段极其残忍,我等奉命前来捉拿他,不成想这个邪魔手段毒辣,我们的一个同伴已经丧命于他手,可否请道友助我们一臂之力。”

    云生欣然答应,“不过我想先问他几句话不置可否,”“道友请便,就是不知这个邪魔会不会老实配合,”云生来到邪魔对面问他道,“你可知天尸道人是谁,”“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云生笑了笑,“那好,我就先好好招待你一番再说别的,两位道友替我断了他的退路,看我擒魔,”说完仓朗朗抽出九环剑一剑就劈向这团黑云,那个邪魔信心满满的看着九环剑劈在黑云上,就想欺身上前把云生笼罩进来,可他低估了九环剑的威力,只见云生手腕一抖,九环剑发出一声嘶鸣,竟然一瞬间就把黑云震散,那个邪魔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久久不能相信。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云生已经到了他跟前,九环剑就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两招就把邪魔制服,两个修士连连称赞云生好手段,云生盯着邪魔说道,“这下可以说了吧,”“道友,要是我说了你能饶我一命否,”“不能,”云生坚定的说道,“那我为什么要说,”“说了你会死的痛快些,不说你会连死都不能。”

    那两个修士在一旁着急,大声提醒云生,“这个邪魔作恶多端,少侠不能放了他,回头我们给你打听消息,”云生不为所动,依旧问邪魔,邪魔很坚持,“你放了我我就说,”“可以啊,”说完云生撤回九环剑。

    这个邪魔立刻身形爆退就要逃走,嘴里还大笑着说道,“小毛孩子,你傻啊,真的放了我,”话音未落就见眼前人影一闪,邪魔就感觉有只脚踹到了自己的肚子,身形不受控制啪的一下就拍在了地上,疼的他法力都凝聚不起来,在那里挣扎了好半天才站起来。

    刚站起脖子旁就出现了一把剑,云生把剑放在他脖子旁说道,“你可知天尸道人的情报,”“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云生这时又把九环剑撤回,邪魔看着云生没有追赶的迹象,立刻使出吃奶的劲儿往远处逃窜。

    可没跑几步又被云生一脚踹倒,云生继续架着剑问他天尸道人,他还是不说,云生继续放他走,这个邪魔还真是不死心继续逃跑,不出所料,继续被云生一脚踹倒,最后这个邪魔都崩溃了,“你这小子欺人太甚,要是我修为恢……”复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云生一巴掌给抽了回去,说,“你知不知道天尸道人。”

    这个邪魔此时眼角湿润鼻子一酸留下了伤心的泪水,“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云生扬起巴掌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说不说,不说我就抽到你说为止,”继续啪啪啪的抽着耳光。

    到最后这个邪魔终于扛不住了,不是抽耳光他扛不住,而是这种羞辱的感觉,“我说,不要再打了,”云生把手收回,“说罢,最好说清楚些,否则你就是这世间第一个被耳光抽死的邪魔,我定为你传扬的天下尽知,”这个邪魔举起颤抖的手点指云生,“我只当我的手段就够狠毒,没想到还有更狠毒的,一山还比一山高,我服了,在这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说,但我不保证能不能答应你,”“好吧,我也不奢求什么,只求痛快一死,那个天尸道人是这几年才出现的一个高手,他本身就是一头僵,但灵智完全,随身带着两头铜甲僵尸与人斗法从未败过,我只知道他好像就在云垂地界,具体不知他是独自一人还是为谁效力,你要想寻找他的踪迹不妨前去皇城,到寻山盟发个消息,一定会有人给你打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云生听完点点头,“多谢指点,你还有什么事要说,”“没有了,身为魔道之人有自知之明,我从来没有想过善终,动手吧,请快些,”云生立刻轻挥九环剑,一剑就削掉了他的头颅,连带他的真灵一并搅碎,后面两人大叫“不要,”但还是晚了一步。

    那个张姓修士冲到云生面前就大声叱责起他来,“这个邪魔罪恶滔天,我们要把他带回去接受正义的审判,你怎么能够杀了他,”云生看着这个修士说道,“不然呢,留下他把你们两个吃了,”这时那个许姓道友也说道,“道友何不制住这个邪魔,跟我们一起前去官府领赏,也能扬名天下。”

    收回九环剑,云生呵呵一笑,“这个人头你们拿去领赏吧,我还有要事在身,告辞,”说完纵身而起架风飞往远方,其实要是云生跟这两个修士回去,兴许还能见到云清一面,但造化弄人,两兄弟又岔开了,这两个修士见云生走了,拎起邪魔的脑袋,搜出储物百宝囊架风回去结案。

    此时的云清很纠结,他先前把事情想的简单了,本来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把这个孩子哄住,那成想人家根本不上他的当,还以解药为要挟,要云清出去给他捉人回来吃,这云清能听他的,当时就给拒绝了,这个孩子一生气,自己一张嘴把解药全给吞下肚子了,把云清给气的,当时就跟这个孩子动起手来。

    但哪成想这个孩子手段比他还高,三下两下就把云清给打出了屋,然后把门一关云清就进不去了,因为这屋子也有阵法保护,云清算是被两座大阵给夹在了中间,进不去出不来,看着满天的星空,云清第一次产生出想骂街的冲动,“我这辈子招谁惹谁了,想做件好事还没好报,眼看就二更天了,解药也没吃到嘴里,怎么办怎么办。”

    第一天云清算是服下了一粒解药,但第二天跟那个孩子闹掰了,被困在阵里等死,也就在云清绝望时,识海中的那朵白莲突然好像睡醒了一样,自己从识海出来直奔那只药盅,云清还没闹明白怎么这白莲怎么不听话自己跑出来了,就见这朵白莲到了药盅近前立刻光芒绽放,云清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嘶鸣,这只药盅竟然被白莲给烤死了。

    “太好了,”云清高兴坏了,就想唱两句,但转念一想,“不如这样我装死引那个孩子出来,等他靠近了我用残月环偷袭他,只有把它杀了我才能出这座大阵,”想到这里云清就开始惨叫起来,“哎呀,头好痛,救命,救命,”然后开始倒地不起,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气息全无。

    等了半个时辰不见动静,云清有些怀疑这个方法能不能引那个孩子出来,也就在云清迟疑之时,就听见嘎吱一声,门开了,那个小孩探头探脑的从屋里出来来到云清跟前,“终于死了,老早就想吃你,但爹爹说你太补怕我受不了,说回来把你炼成丹药,不过我是真饿了,就先吃个后腿吧,等爹爹回来再说。”说完伸手就要撕云清的后腿。

    云清听了这孩子一说,真是后怕,“我是有多傻,上赶着给人家送狗肉吃,”见那个孩子弯下腰伸手拿自己的后腿,云清躺在地上的脑袋突然抬起,吐出一道白光打向这个孩子的脑袋,这个孩子十分警觉,云清刚一动就把身子直了起来,残月环没有打到脑袋上,从他的胸口出去,顿时鲜血四溅,。

    被一下子击穿了心脏,就是邪魔的孩子也不能还活蹦乱跳的呀,捂着自己的胸口就想转身回屋,“这次可不能让你回去,”云清放出两股清风,这两股清风扭曲着就变成一根风索,一下就缠住了这个孩子的双腿,云清在后面一使劲儿,就把这个孩子拉倒在地。

    紧跟着上去云清又放出几根风索把这个孩子五花大绑起来,然后提溜到一颗树下,把这个孩子吊了起来,看着这个折磨自己多时的孩子,云清很得意的说道,“敢欺负小爷,我让你欺负我,”挥起狗爪就扇了他好几个耳光,“说,大阵的阵眼在哪里,怎么才能出去。”

    此时这个孩子的胸口已经不流血了,但心脉受损不是说好就好的,此刻他很虚弱,被吊在那里几番挣扎也没有挣脱,听见云清问大阵的枢纽在那里,他把脑袋一拧说道“不知道,”“还嘴硬,”云清又是几个嘴巴子,把这个小孩扇的眼冒金星。

    几经折磨,这个小孩就是不说,云清也不想现在就把他弄死,开始在这个院子里屋子里面寻找控制大阵的东西,把整个屋子院子找遍了,就是找不到,远处那个小孩还大声的威胁他,“省省心吧,你是找不到的,等我爹爹回来会把你做成狗肉火锅,快点放了我,说不定我还会求爹爹放你一条生路。”

    “小屁孩儿懂得到挺多,但是恐怕你爹爹是回不来了,乖乖的把我放出去,说不定我能饶你不死,要不然,这里僻静没有人来,你说,你想怎么死,是想被烧死淹死还是想被划开肚子把里面的东西都掏出来凉快凉快。”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