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重置点的塑造方法2

作者:还有能取的名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幽暗地底、贝尔博深渊、魔女之堡——

    独立房间内,夏洛特逐渐从死亡的阴影中脱离。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在无意识地抚摸自己的咽喉,那儿迄今仍传来隐隐的刺痛感、缺氧窒息的痛苦也是如此真实。哪怕为了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夏洛特刻意在匕首上施展了快速致命的法术,但在陷入永眠的挣扎刹那,时间却仿佛被无限放大般让人难以忍受。

    直到现在,夏洛特身上的细密疙瘩仍未消退,所谓汗毛倒竖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情况了吧。

    “你说艾文能猜到我们的密语吗?”在圆桌另一边,艾儿将手肘枕在小圆桌上,撑着那张娇俏可爱的脸蛋喋喋不休地询问。

    若是以往,夏洛特大概会因她的废话连篇而感到烦闷。但此刻他的心中却只有感动。他想,艾儿或许是刻意在与他聊天,好分散他对于短时间内多次死亡的恐惧。

    “我相信他一定能够破解。”

    夏洛特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那一刹那间,艾文的相貌浮现在夏洛特脑海,然后很快又转变成陆斯恩的形象。

    各自逐渐成长后,艾文确实越来越像记忆中的陆斯恩。他与夏洛特不同,没有超载施法以至于让自己发色变成银白,他喜欢留着飘逸的黑色长发,那双黑曜石般的瞳孔中总是带着执着与暗藏的痛苦,这一切都与记忆中陆斯恩的形象相符。

    艾儿撅着嘴,不耐地说道,“可自从那次时间重置过后,他到现在还没有回应。哼!什么嘛!要是他敢浪费你的努力,下次见面我一定要狠狠赏他一发碎裂之珠!”

    “稍安勿躁,哪怕猜出了密语的传递方式,破解它也需要时间。”夏洛特心不在焉地回答,“毕竟他没有记忆处理术的帮助,不可能像我一样能轻易检索出过去记忆中的每个细节。”

    夏洛特还在思考那复数次死亡中看到的无数幻象,陆斯恩的记忆与意识对自己造成的影响越来越深,若非艾文察觉到了密语,若非艾儿当机立断阻止了自己自尽,或许夏洛特的意识早已沉沦其中。

    一想到自己的主意识很有可能就此潜入意识海深处,而名为夏洛特的个体却完全被那陌生的灵魂所占据,他就觉得浑身不寒而栗。

    等待艾文破译密语的时间对于无所事事的艾儿而言实在难熬,然而对心事重重的夏洛特而言却不算什么。

    他揉着自己的咽喉,突然问道,“呐,艾儿,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从来没有见过陆斯恩吗?”

    这话问得艾儿脸色一红。

    通过相关者的佐证,艾特罗阿克之书的的确确是陆斯恩的法术书,包括前阵子遇见的疯巫妖海伍德也确认了这一点。

    而疯巫妖对艾儿的本体记忆犹新,因为它的制造者本就是海伍德本人,然后由他转赠给陆斯恩。

    记忆中,夏洛特也见过陆斯恩将艾特罗阿克之书制造为根源之证的那副场景。然而不知为何,最后伴随陆斯恩的根源之证却成了后来的时之眼,艾特罗阿克之书却直到十年前才被夏洛特在萨瓦堡密室中唤醒。

    “呐,对吧?你总会接过我手中的接力棒的,我信赖你,就好比如我信赖我自己。因为……”

    “我就是你吗?”

    联想到死亡幻象中陆斯恩最后对自己说的那句话,夏洛特有理由怀疑这一切都是陆斯恩早有预谋的手笔。这让他感到浑身冰凉,盖因骄傲如他,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自己的一生都在按照别人的剧本发展。

    那对追求无上自由的夏洛特而言,简直就是最为绝望的地狱。

    “别在那傲娇了,艾儿!我可没有丁点取笑你的意思,弄清楚这一点对我而言十分重要!”夏洛特看着艾儿那忸忸捏捏的模样,忍不住再次追问道。

    “……好吧!”艾儿红着脸,破罐子破摔地说道,“我承认,除了我本体中的法术心得让我对他有所了解外,我确实从没见过陆斯恩!我苏醒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尽管取笑我吧,这就是原原本本的一切,没有任何谎言!”

    “你误会了,我可没有半点取笑你的意思。”夏洛特郑重地回答道,“对我而言,你就是我最亲密的伙伴!”

    艾儿的脸蛋变得通红,几乎快要达到能把鸡蛋煮熟的程度。她不知所措地捧着脸蛋,哼地一声将小脑袋甩到一边。银发双马尾随着动作飘扬,在空中划过绚丽的轨迹。

    “哼!算你有点见识!”

    一切仍在迷雾之中,在破译了上一个谜题后,新的谜题又浮上心头。现在,夏洛特有理由相信自己体内那份不属于自己的灵魂并非偶然,从那段幻象与艾特罗阿克之书的存在来看,或许陆斯恩早有预谋。

    正当他就着这个思路往下延伸时,突然,恍惚感再现。眼前的墙壁开始剥落,周围的一切也变得模糊不清。怪异的倒错感浮上心间,周围的一切都如镜花水月般晃荡,夏洛特明白,这是艾文在重置时间。

    时间再次如同被顽皮孩童拨弄的指针般,不甘地来回摆动。看似顺逆无常的时间之河中却蕴含着大量的信息,这一次,时间的混乱持续得更久,很显然,艾文想要传递的信息中包含了巨大的信息量。

    等一切停止时,夏洛特才从冷汗淋漓的恍惚感中脱离。他又一次看到了各种幻象,但与自己的死亡重置相比,这一轮的幻象却对他的神智影响甚微。

    他忽然想到了一点,既然自己死亡重置时会看到种种幻象,那艾文呢?他会不会同样饱受陆斯恩的记忆与意识之苦,在那幻象中无法自拔?

    这很有可能!

    他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向艾儿询问信息,“如何?时间的回溯时长有好好记录吗?”

    “嗯!”早就猜到时间重置可能会对夏洛特思维造成影响的艾儿很快回答道。

    夏洛特将信息一一记录在纸张上,然后检索记忆中的破译方式,将纸张上的信息一一解读。

    良久,他的表情变得无比严肃。

    艾儿将小脑袋凑到纸张上,好奇地问道,“上面写了什么?”

    “咦——这是什么密语!”她愤怒地龇牙,“艾文他该不会是个白痴吧!!!”

    确实很奇怪!眼前出现的是倒错的文字,无论夏洛特怎么组合,也休想将他们拼成流畅的文字。

    难道艾文真的解读错误了吗?夏洛特托腮沉思。

    不对!如果艾文没有解读出密语的话,那他根本就不需要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来传递信息,这样做只会浪费他宝贵的魔能与生命精力。

    可如果他已经解读出密语的话,为什么会给出根本无法形成语言的诡异文字?

    那么问题来了,艾文究竟是想传达些什么讯息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