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言必信行必果

作者:深蓝的国度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屋子里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和电器,不要说空调电脑,就是电冰箱和洗衣机都没有,电视也是老式的平面直角彩电,应该是十九寸的。但是摆设和卫生看起来非常的整齐洁净,两位大约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有些惊讶的看着大家,身体似乎也很健康,从衣着打扮来判断,可能是来自于农村。

    里屋的门是开着的,高建彬看到有个人躺在床上打点滴,床头的位置摆放着鲜花和水果,地上有不少包装精美的高级营养品和滋补品。估计是栏目播出后,张月梅所在的环卫局,还有事件的直接责任单位城管局,都派了领导看过伤员,从送鲜花这样的举动就能推测出来。像是这样的家庭,亲朋好友来的时候,基本上可以排除送花的可能性。

    这家人对处理结果很满意,神态和表情是瞒不了人的,现在就是这样,只要是上级领导关注过问的事情,不但办理的速度超快,条件相对的也格外丰厚。高建彬就问张月梅说道:“你爱人为什么现在还是在家里,而不是在医院的病房,他不是受伤了吗?”

    张月梅说道:“高书记,我打完电话的第二天一大早,城管局的领导就和医院的救护车一起来了,把我丈夫送到医院住了三天,这是刚回来。城管局负担了所有的费用,包括我们这段时间的损失,还给了一万元钱作为精神补偿。我所在的单位垃圾处理站,站领导和同事们也都来看过,代表环卫局给我们拿了两万元钱。市民政局和区民政局的领导也来过。除了补助一万元。还送来了大米、油等日用品。帮着解决了孩子的上学问题。高书记,现在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感谢党和政府,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高建彬摇了摇头说道:“这是党和政府的职责所在,我是党的干部也是人民的公务员,这一切都是在履行我的责任。人民是我们党的基石,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最可爱的人,拖到现在才处理。这是我的工作失职,以后有什么事情处理不了,随时可以拨打市长热线电话,党委和政府都是为人民服务的。”

    记者就问道:“张大姐,您对市委市政府处理的结果满意吗?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张月梅连忙摆手说道:“我们全家都很满意,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要我丈夫的身体好了,生活就可以维持下去,我也不想再给政府添麻烦。”

    记者问随行的市公安局长常海裕:“常局长,对于故意殴打群众的城管执法人员。公安部门是怎么处理的?”常海裕说道:“这个案件属于故意伤害罪,按照国家刑法的规定。决定对相关的人员实施六个月的拘役,城管局也对他们做出了严厉的处罚。”

    城管局长严肃的说道:“这两人无视市委市政府的要求,野蛮执法,伤害了群众的身体,破坏了国家执法机关的形象,鉴于情节特别恶劣,经局党委会研究通过,开除这两人的公职。”记者又对高建彬说道:“高书记,您对这样的案例,有什么要对群众说的吗?”

    高建彬说道:“这样的例子在岭河市可能不是第一起,城管执法是个具有相当争议的问题,媒体曝光的力度也很大,往往被处罚的人心中不服气,城管人员也是叫苦连天。行政处罚是城管部门的主要执法手段,而城管局是政府的组成单位,思想上难免会出现偏差,执法中的简单粗暴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继续说道:“我并不是要为城管人员分辨些什么,他们也有不少的难处,执法程序不规范定位很模糊,也没有严格的法律依据和支撑,工作就非常的难做。有些媒体把城管执法作为社会矛盾突出的焦点,这是有失公允的,他们也需要得到社会的理解。城管人员的素质要提高,群众的看法也要理智,这才能齐心协力把我们的城市建设好。”

    然后说道:“但是不管怎么说,对人民群众使用暴力手段是很大的错误,市委市政府坚决要予以严厉的制裁。不是说没有暴力抗法的现象存在,我也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加在城管部门的头上,为此市委市政府决定,在以后的城管执法活动中,采取公安部门和城管部门联合的方式。”

    最后说道:“法律依据不健全,我们必须要等待,可是城市的建设绝对不能等,我也呼吁所有的干部群众,换个角度来看待城管部门的难处。岭河市正处于急剧的开发时期,居住和旅游两条产业链是我们发展的命脉,而城市形象至关重要,城管部门的工作了和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我也重申一句,如果还有类似的事情出现,政府会对相关人员加重处罚,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不受到侵犯。”

    第二个视察的单位是市第三中学,这座校园的年龄估计比高建彬还要大,教学楼和实验楼还有学生宿舍,都是破旧不堪,有的地方还有明显的缝隙,看起来让人觉得触目惊心。秦国伟校长向领导们介绍说:“第三中学占地面积三百多亩,建筑面积十三万多平方米,有教职工六百零三人,学生七千多人。”

    高建彬走进教学楼看了看课堂的桌椅设施,墙皮掉了不少,灰暗的水泥地面似乎在向他诉说着什么,桌椅板凳也是一再修补,学生们连统一的校服都没有,黑板全是细小的裂缝。高建彬又来到了食堂,看了看学校的午饭,清淡的连油花都没有几颗,更别说荤菜了。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老是吃这样没有营养的东西怎么行?

    教师的宿舍比前面更加的让他脸红,住的是那种低矮的老式平房,到了夏天又闷又热。屋子里的摆设也比下岗工人家里。强不到哪里去。破碎的石板路,被岁月侵蚀的砖墙,都在证明这里的历史有多么长久。

    高建彬对分管副市长骆语馨说道:“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辛勤的园丁,这样的局面必须要加以改善,教育部门尽快的拿出方案来,等到经济适用房建好,首先把这些老师们搬迁到那里居住。这么潮湿的环境,对他们的身体没有好处。”骆语馨说道:“高书记,这些老师的家庭很困难,收入又不高,搬迁的时候可能会很吃力。”

    高建彬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也考虑到了,我们市的教师待遇实在太低,不但买房子累,装修的时候恐怕会更累,现在我们的财政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吃紧了,届时政府会拿出一部分的资金进行补助的。”

    然后又说道:“教育是国家民族的根本。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相关单位,要引起足够的重视。有了难处我们共同想办法解决。对了,语馨同志,拖欠的工资福利都发下来了没有?”财政局长梁兴华连忙说道:“都已经按照教育局提供的工资表准时发放了,动用的是您的机动基金。”

    要是一般的领导,问到这里的时候也就过去了,但是高建彬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凡事喜欢追根问底。他没有让大家都跟着,而是喊上骆语馨,和他走进了一家教师的小院子,里面有一位坐在树底下择菜的中年妇女,高建彬温和的说道:“大姐,教育局拖欠的工资和补助都领到了吗?”

    看起来这是一位长时间在家里的妇女,对人没有多少的警惕心理,听到有人叫大姐,头也没有抬,还以为是本学校的人呢,就说道:“老田的工资发了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钱和补助都在教育局扣着呢。”

    高建彬的脸色当即就变得铁青,岭河市本来教师工资就低,基本工资都发百分之八十,那生活怎么保障?按照岭南省委省政府的统一安排,给每位教师每月发两百元补贴,教育局吃错药了,这样的钱都敢扣?

    他转头看了看骆语馨,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语馨同志,这个事情你知道吗?”骆语馨快把教育局的领导给恨死了,谁也没有想到高书记直接就向教师家属询问,幸亏外面的领导没有跟着来,要不然连个缓冲的余地都没有。

    还没有等到她说话呢,这位大姐听到声音有些不对,抬头一看是两个陌生人站在自家的大门口,用怀疑的声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到我家来问这些事情干什么?”骆语馨连忙说道:“大姐,这是市委的高书记到学校调研来了。”

    市委书记这样的职务在老百姓眼里,就是很大的官了,中年妇女惊慌的站起来,给两人从屋里搬出了座位,她是没有看到院子外面的那群领导和记者,要不然还紧张。看到这位大姐又是泡茶又是端水果,高建彬制止了她,笑着说道:“你是教师家属吧?现在有没有工作?”大姐回答说道:“以前也上过班,但是企业的效益不好破产了,我也就成了下岗职工。”

    高建彬说道:“这么说全家的生活就靠着你对象一个人的工资来维持,再加上孩子上学和赡养老人,有些困难吧?”大姐说道:“是啊,他一个月就是两千多元的收入,公公婆婆都在乡下,每月都要给老人三百元钱,孩子上学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我又没有工作,日子的确过得很难。”

    高建彬又说道:“市里面的经济适用房,你们有没有分到名额?”大姐苦笑着说道:“市里一共给了一万多套房子的名额,但是市里的教职工总数是这个数字的两倍,我们这样的家庭还轮不到,先给那些离退休的老教师们住吧,他们比我家更需要,我们还有机会住上新房子。”

    高建彬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我们岭河市的财政非常紧张,税收根本不足以应对各项开支,对你们的情况虽然知道,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要相信党和政府,会逐渐的扭转这样的局面,不但拖欠的工资补助要全数补足,而且政府还要提高教师的待遇,与公务员看齐。这可不是我在说空话。从下个月开始就要调整了。到时候会缓解你们的生活压力。”

    然后又说道:“教师是个非常崇高的职业,应该受到各界的尊重和支持,像是你们这样的家属,为园丁们付出了很多,以前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岗位和财力安置你们的工作,但是随着全市经济的复苏,特别是旅游产业链的形成,岗位也就随着增加了很多。创业也有了便利的条件。”

    从这个小院子走出来后,高建彬黑着脸说道:“教育局的同志来了没有?”这是明知故问,市委书记和分管副市长都来了,要是教育局的领导干部来,那都要成奇闻了。

    看到市委书记和骆语馨这位顶头上司的神色不对,一个挺着肚子的中年人急忙走了出来,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白白胖胖,估计很多爱漂亮的女孩子都没有他白净,今天的天气很热,他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就往下淌。看起来有些狼狈的样子。

    高建彬眉头微微一皱,这教育局长的形象也太差了。他虽然不喜欢以貌取人,可是这人似乎影响到了公务员的形象,老百姓嘴里的酒囊饭袋,也就是他这个模样吧?

    骆语馨心里压着火,平时也就是觉得他胖了点,可是此刻却感到特别扎眼,语气有些严厉说道:“张博超同志,教育局为什么要扣发教师的基本工资和补贴,每人扣百分之二十,全市几万教职工,可是一笔相当惊人的数字,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给市委市政府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博超擦了擦汗水,说道:“那是教育局用来考核绩效的,打破铁饭碗搞竞争机制,也是激励教师多出成绩,分数越高得到的奖励越多,这样教师的积极性也就上来了。”

    高建彬突然问道:“张博超同志,那你每月的工资,能不能全额拿到?”张博超以为市委书记关心公务员的待遇,就回答说道:“公务员的工资是国家财政拨款,到规定的时间就要全部打卡,没有任何拖欠的现象。”

    高建彬又说道:“你有没有绩效考核?”张博超意识到市委书记的话里有别的意思,但是他不敢不回答,说道:“组织部门对每个干部都有严格的考核,能者上庸者下。”高建彬说道:“说的很对,你有绩效考核,工资却能够全额拿到,教师的绩效考核,却要扣他们的基本工资,连省委省政府要求的教师补助也敢扣,你来对我说清楚,这算是什么逻辑?”

    张博超张口结舌面红耳赤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高建彬也不看他,转头对骆语馨说道:“语馨同志,教育局做出这么大的决定,有没有向你汇报?”骆语馨立即说道:“高书记,我并不清楚教育局扣教师工资的这件事情,张博超也没有向我提起过,如果我事先知道,绝对不会同意的。”

    高建彬对张博超说道:“市长对话栏目是我发起的,我所回答承诺给群众的每一个问题,都要亲自落实到位,正所谓言必信行必果,我不是那种只会说大话说空话,欺骗糊弄老百姓的领导。”

    然后有些冰冷的说道:“岭河市这几年的经济持续低迷,财政更是入不敷出,这些园丁们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待遇,而他们依然无怨无悔的尽到自己的职责。你也曾经上过十几年的学校,怎么就能对教师下得去这个手呢?他们一个月就是那点工资,还要养家糊口,最基本的收入都得不到,你让他们一家老小去喝西北风吗?”

    张博超听得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他又不是傻瓜,怎么会听不出来书记的震怒,这次绝对完了,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分管副市长骆语馨没有要为他说话的意思,估计她比市委书记还要生气。分管的部门出了问题,领导是要负连带责任的,教育局的事情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她在一把手心里的分量,事关她的前途和位置,没有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就算是很好了。

    高建彬说道:“经济发展的速度与人才有着直接的关系,不但政府和企业需要大量的人才,教师队伍同样的需要人才,教育事业是国家人民的根本,科技兴国知识就是力量,我们的下一代没有知识,怎么能够在这个社会立足生活?怎么能够为社会创造价值?”

    说到这里语气猛的提高了:“教师是活生生的普通人,衣食住行都需要花钱,没有保障就没有安全感,这样的环境能留得住人才吗?我听说很多优秀教师都选择调离了岭河市,到别的地市去任教,因为人家的待遇高,能够让家里人住上房子过上好日子,我来问你,这样的损失能够用金钱来衡量吗?”(未完待续。)

    PS:呼唤读者朋友的月票,不至于让本书太难看,深蓝的国度在这里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