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交易

作者:Loeva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重生之衙内 官仙 绝品透视 大娱乐家 最强弃少 天火大道 纨绔仙医 首席御医 官妖 黄金遁 官术 超级因果抽奖仪 天眼 医道官途 官场之风流人生
    王大夫人面上的表情虽然还算镇定,但眼里却透着几分心虚,嘴里说的话多少显得有些厚脸皮:“你父亲每日都要忙着处理朝廷上的事,近日你二叔病重,你父亲又要顾着二房那边,还有你侄女儿跟张家的纠葛,他也必须得过问。他这么忙,我哪里好拿内宅的事去烦他?更何况那时候你这边事情紧急,耽搁不得。若是我等到你父亲闲下来了再去找他商量如何应对赵硕要休妻的麻烦,怕是黄花菜都凉了!”

    小王氏只怔怔地看着母亲,看神色不象是相信的模样。亲生女儿都要被休了,还是王家曾经寄予厚望的赵硕休的,这难道就仅仅是内宅之事么?况且父亲王大老爷近几个月在朝中已经权柄大减,哪里还有许多事要忙?王二老爷病重,却一直避而不见长房众人,这事儿就连小王氏这个外嫁女也有所耳闻,王大老爷怎么就没空了?至于张家要休了大侄女儿一事,如今还在僵持,因为过年了,双方都消停了些。这种时候,王大老爷难道就真的腾不出空来帮一帮女儿么?!

    母亲在撒谎!她当初是故意瞒着父亲的!

    小王氏立刻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她忽然惊慌失措起来:“母亲,父亲既然不知道我这身孕的实情,那……那他会不会……并不赞同这个法子?”她是因为相信父母的判断,才会配合地假装有孕。可如果这个计划没有得到王大老爷的首肯,那就未必是什么好主意,她可别被母亲带到沟里去了才好!

    王大夫人脸上闪过一丝懊恼,但还是安抚女儿道:“没事,你父亲也就是稍晚了一点点知情罢了。他会想办法替你遮掩过去的。你不必担心,只管交给你父亲就是。”

    小王氏有些欲哭无泪:“母亲!以后还请您不要再擅作主张了!这回真是吓坏我了。往后再遇到为难之事,还是先问过父亲的意思才好!”

    “知道了知道了。”王大夫人随口敷衍着。

    小王氏还要再抱怨:“您怎么就没跟父亲说实话呢?!父亲最疼我了,又指望着赵硕能出人头地,绝不会让他休了我的。倘若父亲听说了消息,一定会把所有事情都放下,先来帮我的忙。您怎么就非要瞒着他?!”

    王大夫人干笑,却没有回答。

    站在一旁的杜妈妈却心知肚明。王大夫人为了挽救女儿的婚姻,让女儿用了自己收藏的秘药。这药的方子,她早年是用过的。王大老爷昔日误会她是真的有了身孕后,被前任妻子的儿子与庶妹害得小产,因此冷待了前者,驱逐了后者。可一旦让他看到妻子手里有让人假孕、假小产的药物,难道就不会联想到当年的那场风波么?他若猜出了真相,对现任妻子又会怎么想?万一他对王大夫人生出了厌恶之心,王大夫人又要如何为自己辩解?

    王大夫人向丈夫隐瞒实情,只推说女儿是真的怀了孕,这真是再合理不过了。后面只是她没料到赵硕府中会发生庶子中毒之事,牵连到小王氏身上,逼得小王氏再次向娘家父母求助。而这一回,小王氏不知情之下,向王大老爷露了口风,王大老爷转头就去质问了妻子。王大夫人就算再想隐瞒,也不敢再弄虚作假,只好推说是女儿被兰雪陷害过一回后,她就特地命人去收集了这类药物,以防万一,。至于王大老爷是不是真的相信,那就没人知道了。

    此时此刻的王大老爷,正在书房里跟赵硕谈判。

    他也不说那么多套话,绕那么多圈子了,从一开始,就直截了当地跟赵硕明言:“世子,小女不可能会对庶子不利。她腹中所怀尚不知男女,倘若是女儿,庶子的生死与她毫无关联;倘若是儿子,嫡子身份远比庶子贵重,哪怕世子再偏爱庶子,朝廷也只会将世子的爵位传到嫡子头上,世子的庶子,就更碍不到小女什么了。更别说在赵祁之前,世子还有一个嫡长子赵陌。小女再糊涂,也没必要跟一个不会妨碍她亲子前程的庶子过不去。兴许世子会觉得小女从前年轻气盛,容易犯糊涂,可她如今嫁人已两年有余,日渐稳重,经世子教导后,不会连事情轻重都搞不清。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妨向世子坦言,若说小女已经为世子生下了子嗣,便看世子的嫡长子不顺眼,有意加害——那么我信。可若说她刚怀上身孕,就急不可耐地对一个庶子下手?不可能!”

    赵硕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如今自认为深受皇帝看重,太子也对他十分亲切友好,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已经与刚进京时不能比了。从前他有需要仰仗王家的地方,王大老爷对他傲慢些,他可以忍,那一切都是为了前程。可如今王家即将衰败,甚至有可能全家获罪,他这个皇帝亲侄却是风头正盛,王大老爷居然还在他面前摆岳父架子,毫不客气地贬低他的亲骨肉,还说什么小王氏有可能看他的嫡长子不顺眼,故意加害……这分明就是倚老卖老,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如今确实对长子赵陌有很深的不满,因为赵陌从前还算听话,如今却越发执拗,去了江南后,就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他这个父亲的嘱咐,甚至还助太子平安回朝!如此作为,根本就没把他这个父亲放在心上,甚至可以说是坏了他这个父亲的谋划!然而,赵陌对此丝毫没有愧意,收到父亲的多封信件后,也装聋作哑地,对父亲信上的暗示视而不见。赵硕肚子里早就积满了对长子的怨气,只等赵陌回京,就要好好教训一顿。然而……

    这是他的儿子,他怎么教训都是理所当然的。王家与小王氏又算什么?就敢如此拿大,在他面前公然说要除掉赵陌的话?!

    赵硕冷笑了一下,瞥了王大老爷一眼,慢条斯理地道:“岳父言重了。外头那些不靠谱的流言,不过是些无知妇孺以讹传讹罢了,岳父何必太过计较?我可从来没说过夫人害了祁哥儿。祁哥儿中了毒不假,但那是厨娘曾经因为犯了错,叫兰姨娘责罚了,因此心怀怨恨,想用这种法子报复罢了。那厨娘已经畏罪自尽,她丈夫儿女也逃走了。我已请顺天府衙四处搜捕,务必将他们捉拿归案。此事已有定论,并不与夫人相干。岳父请宽慰夫人,让夫人安心养胎便是。外头的琐事,她就不必理会了。有什么事,也等到她生下孩子再说。”

    王大老爷心下一沉,知道赵硕这些话不过是拿来安抚自己的罢了,其实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先前的说辞。哪怕那一番说辞合情合理,任谁都觉得是正确的答案,可若是赵硕心偏了,就认定是假的,王大老爷也奈何他不得。

    王大老爷闭了闭眼,再次暗恨妻子与女儿不省心,当初多此一举地暗害赵硕的子嗣,以致于如今无法辩白。偏偏赵硕留在辽东辽王府的那个庶子又死得糊里糊涂,王大夫人与小王氏都坚持不是她们动的手,那约摸只是凑巧了,偏偏也被算到了她们头上。有了这个庶子的死,赵硕又怎么可能会相信,小王氏会理智地看待他的庶子,而不会因为他们无法妨碍嫡子的前程,就对他们不利?

    王大老爷一咬牙,决定放弃理智的辩解,只拿一个诱饵来吸引住赵硕,让他不要在这个要紧关头弃王家于不顾了。

    他郑重地对赵硕道:“世子爷也许不相信我的话,但我曾经跟小女提过的一件事,世子知道后或许会有不同的看法。”

    赵硕挑了挑眉,浑不在意地笑笑:“哦?是什么事?其实岳父不必再说了,我真的没有……”

    “太子病体痊愈,如今还朝听政,只怕世子是真没什么希望再入继皇室为嗣了。”王大老爷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但世子无望,不代表世子的子嗣无望。宫中不需要再过继皇子,未必就不会再过继皇孙。”

    赵硕本来还为王大老爷打断自己的话而心生不悦,但很快就被他后面的话吸引过去,紧张地问:“岳父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大老爷一看他的表情,心中一松,语气也稍微放缓了些:“正如我所言,太子还朝听政,只要他在接任皇位之前,身体没有大碍,那宫中就不会再过继皇子了。可是太子多年病弱,东宫皇长孙早夭,至今未有第二位皇孙出世。倘若太子将来子嗣艰难,那就迟早会再提过继之事。”

    他用满含深意地目光看向赵硕:“世子如今与东宫交好,东宫又没有旁的手足,论血脉,世子与东宫算是极亲近的了。东宫若真要过继嗣子,也多半会从亲近的宗室王府里挑选吧?世子膝下至今只有二子,一嫡一庶,哪个出继都不合适。嫡长子原是继承家业爵位之人,不可能出继。而庶子生母出身太低,又拿不出手。但如果有不止一个嫡子……世子难道不觉得那是件皆大欢喜的事么?”

    赵硕一度摒住了呼吸,直到胸部都有些发痛了,才急促地深吸了几口气,稍稍冷静下来:“岳父是打算让夫人腹中的这个孩子……”他顿了顿,唇边露出一丝嘲讽,“只怕皇上不大乐意吧?”

    以皇上与太子如今对王家越发厌恶的态度,拥有王家血统的儿子,当然不可能被皇上与太子看中了。

    王大老爷明白赵硕的意思,只是笑了笑:“小女的子嗣没有那福份,留在王府里继承家业也挺好的。只是到时还要请世子多多怜惜小女与她所生的孩子。我们王家如今处境不佳,倘若再也无法庇护他们母子了,他们能指望的,就只有世子了。”

    这是要跟他做交易么?王家在宫中还有一个王嫔,在妃嫔中算是位份高的,又得太后看重。倘若真要过继皇孙,这个王嫔兴许是个助力。更别说王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些门生故旧……

    赵硕一时犹豫了,他开始觉得,也许王家还有点用处。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