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四人智斗雪咤府

作者:扑通的一声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网游之三国超级领主 绝对牧师 神级天赋 幽暗主宰 深渊主宰 暗影神座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武林半侠传 恶魔囚笼 网游之剑走偏锋 喵客信条 武侠枭雄 全能游戏主播 网游之全球在线 天王时代
    临近天歌要塞时,四人开始讨论整个要塞的战利品分配。

    赤龙之坠率先道:“难得能体验这么一次抄家,一会儿我们把军需仓库和资源仓库里的东西平分了,其他商铺一人选几个占着玩吧,怎么样?”

    “行。”

    “挺好。”

    众人同意,雪咤的人头和要塞仓库是大头,其他建筑物的油水对聂空四人而言并不算大。

    四人骑着坐骑回到了要塞,城墙上和城门内灯火辉煌,负责守卫的天狼旗旗军在振臂高呼,高喊四人的名字。

    南风和他带来那几十人在忙着接任务,他们没有上前打招呼,但当聂空四人目光所及,一个个也都微笑示意。没人敢去抢劫那些商铺和仓库,当然,之前妖族守军掉落的资源已经让他们赚的钵盆满溢。当四人朝仓库走去时,窃窃私语传入聂空耳中。

    “他们回来了,快看!朝军备仓库去了!”

    “我的天呀,那仓库里的东西就都归他们了?”

    “估计大头是要上缴的吧,这可是整整一个要塞啊……”

    “他们居然联手就把雪咤给杀了,44级的BOSS不知道能掉啥?”

    “啧啧,就这一个晚上,估计他们赚了几亿吧……”

    四人来到军备仓库门口,负责看守正门的四名天狼执旗手让开道路,其中一人拿着个本子走上前道:“四位勇士,旗主大人吩咐了,这里面的东西你们随便拿。但我们接下来要经历长时间的守城战,如果四位愿意留下些装备和其他资源,要塞愿意按照130%比例的捐献流程来分给你们军勋。我暂时担任要塞的仓库管理员职务,你们分配物资直接让我来记录就好,日后可以直接去要塞个人仓库提取。”

    这位新任仓库管理员看着小本继续道:“这军备仓库里共有30至35级军勋装备500件,20至29级军勋装备5000件。天赐宝石3颗,王阶宝石100颗,璀璨宝石1000颗,6级天赐精炼石4颗,6级王阶精炼石30颗,6级精良……”

    聂空四人相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激动的神情,等NPC说完后,大步走进仓库里。

    军备仓库总面积有五百多平米,一共分为三层,从下往上的物资档次逐渐提高,每一层都有档案记录,四人从楼梯上到三层,把这里所有的密封铁箱一个个打开。

    消耗药品架。

    消耗道具区。

    一大片装备区。

    五个大小不一的宝石箱。

    七个造型精美的魔师物资箱。

    等等等等,种类特别多。

    室内的魔能灯具照耀下,这些顶尖的豪华装备和宝石,散发出夺人心魄的光芒。

    独孤铁心打开最精美的宝石盒,拿起那三颗天赐宝石欣赏,笑呵呵开口道:“为了不耽误时机,这些东西就一样一样直接分吧,天赐宝石这种不够分的保留,分完以后有什么个人需求的,我们再私下里互换,怎么样?”

    “行,没问题。”聂空同意。

    在新任仓库管理员的帮助下,四人的资源很快就分配好,直接由他带人拉往要塞的个人仓库。这些物资都被分成四份,然后四人跟管理员对接,捐多少资源留多少资源都随意。

    全部处理完后,已经过去了十分钟,聂空四人离开了军备仓库,又朝资源仓库走去,那边也有管理员跟他们对接。

    此时的天歌要塞已经不再冷清,几百个古秦玩家在要塞里忙碌的跑老跑去,有的是在找任务做,有的是单纯的参观要塞环境,要塞正门不断有玩家进进出出,他们都是看到世界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的。

    资源仓库的分配模式也是一样,这里是妖族北方十几个矿区的运输枢纽,长期储备的资源更是雄厚到爆炸,计数单位不是以千为单位,而是十万、百万!

    这里的矿大多都是妖族战区中的‘本地特产’,其中大部分在古秦阵营的售价都要溢出30%到50%,南翎和菩提国这两个更远的阵营能超出70%左右。一些修缮要塞的资源都以130%的军勋奖励捐出去,其他的资源四人都存了起来。

    “三位。”聂空开口了:“这些矿里面的上等资源,市场价便宜的可以卖给我,我需要,多少都要,没上限。属性差的便宜黄金装备我也要,也没上限。”

    “你要那么多垃圾资源做什么?”赤龙之坠疑惑道。

    聂空犹豫了下,只蹦出四个字:“抱歉,秘密。”

    赤龙之坠点了点头撇过头去,没有再问什么。

    按理说赤龙之坠不应该问自己的秘密,但可能是这个要求太奇葩了,让他好奇心泛滥下脱口而出。

    如果是交际很少,并且层次不同的点头之交,聂空可能随便编造些骗人的话应付他,什么自己锻造玩或者培养学锻造的追随者。但尝过‘搞个要塞爽爽’的甜头后,聂空对独孤铁心这三人的关系还是很看重的,更愿意彼此之间的交流真诚一点。

    “没问题,我的卖给你。”独孤铁心看着他道。

    “多谢。”

    目送一车车矿物被拉往个人仓库,赤龙之坠看向仓库外的人来人往,率先开口道:“这要塞里面还有很多商铺,光是铁匠铺就有6家,要不我们就随便抢吧?先到先得,比个速度如何?”

    海之光冷哼了一声:“然后我们四个为了雪咤的府邸大打出手?”

    空气变得安静了下来,很显然,大家心里都明白,要塞里最有价值的不是那座最大的炼金行,也不是职业大厅里的技能书、交易行里的玩家物资或者高级监狱里被关押的人才,而是雪咤的府邸。

    一个人出门去上班,可能会随身带着银行卡、零钱和手机,剩下值钱的就数身上的衣服了。但是你试着抄抄他的家,那收益就说不准了……

    电脑、电视机、空调那是便宜的,万一家里有点古董、文物,有个塞了几千万的冰箱,或者拉开墙壁后面的暗室里摆着数亿金币怎么办?

    “我有个提议。”见话题陷入了僵局,聂空微笑道:“这样吧,我们四个轮流进去,第一个人可以进去30秒,第二个人可以进去1分钟,第三个人可以进去两分钟,最后一个人可以进去3分钟。”

    “嗯……”又思考了一下,他补充道:“最后一个人的3分钟过后,我们四人一起进去,如何?”

    “有点意思。”海之光微微一笑。

    独孤铁心和赤龙之坠看了聂空一眼,陷入了思考。

    四人都是经验老道的魂武达人,手底下完成的隐藏任务数不胜数,眼下要说查抄一名要塞军主的府邸,他们就都想到了密室这个概念。

    雪咤那么大的官,戏份一定特别多,你要说他府邸里没藏着点东西谁信啊?

    要塞军主的府邸有两层,四百多平米。第一个进去的人,30秒内他可以把明面上最显眼的宝物拿走,然后时间应该就不够了,没工夫找什么密室,但也不一定,说不准他运气好呢。

    第二、第三和第四个进去的,很难说有什么差别,如果第二个人眼力好,他可以在1分钟内把密室找出来,把里面的宝物拿走。但第三个和第四个的时间更宽裕,他们成功的几率也很大。

    “我第二个。”赤龙之坠果断道,他扫视着其他人的脸庞,尤其关注聂空的表情,见他一副乐呵呵的尬笑,又不高兴了:“你笑什么?”

    “呵呵呵。”聂空笑的嘴角更宽了,眼睛都眯了起来。

    海之光微笑道:“那我第一个吧。”

    “我第四个,第三个也行。”独孤铁心闷声道。

    聂空道:“那我就第三个,这挺好,顺序上居然没人争。”

    如果说之前的大战没促进多少彼此的了解,那现在聂空从四人的选择上,多多少少看出来一点他们的性格。

    赤龙之坠选择第二个,可能是想让第一个人给他留下线索,他认为第一个的时间太短,无法找到密室,而他对自己的眼力足够自信。

    海之光选了第一个,这……应该也有自信的缘故,但更多的是想把明面的利益全拿到手,比如办公文件什么的,隐藏的价值也颇为不菲。第一个总是有优势的,说不定就找到隐藏机关了。

    独孤铁心很聪明,他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快,但甲士最大的特点是耐心,他选择用最多的时间来观察,那可是整整三分钟,可以喝三分之一杯啊呸……

    聂空选了第三个,一个不前不后不多不少的时间,太过中庸,毫无特点,但选这个的原因非常复杂,主要是……

    哇!哈!哈!哈!

    有个屁的原因喔!你们随便找!我陪你们玩好伐!

    四人一路来到雪咤府邸,海之光先绕着观察了一圈这座两层的豪华住宅,似乎是在观察外墙的结构,随即,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聂空清楚的知道府邸内部的构造,但他当时施展读魂术也没有窥探太久,具体有什么东西并不清楚,他只知道整个一层是办公区,二层是他的私人生活区。而藏着‘北风神的骨手’的隐藏空间,是在一层的办公桌上。

    按照常规心理,偷窃者都会第一时间关注他的私人生活区,绝大部分人都会把宝物藏在这种地方。所以那硕大的办公桌,反而是一个非常刁钻的隐蔽地点。

    30秒很快就过去了,海之光准时从里面出来,但聂空三人并没有在他脸上看到什么表情,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之后进去的是赤龙之坠,他用的时间超过了一分钟,多出十几秒,当他出来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

    聂空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表情严肃的推门进去,但当他关上门后,一双眼睛立刻亮堂了起来,瞬间给自己施加了风之缠绕,朝办公桌方向窜去!

    木质的巨大深色办公桌摆在正面,朝门口的那一整面上,雕刻着一头棕黄相间的雕类怪兽。它头上长着角,羽翼狭长,这怪兽在妖族的神话故事里,曾经有着接近于神兽的地位,名叫蛊雕。

    尽管它的样貌就像山海经里的蛊雕一样,但灵魂武装世界赋予了它自己独特的故事。

    在流传民间的传说里,蛊雕因为吞噬自己的族人,而被妖族强者斩去了双爪,挖去了双眼,但它却在濒死之际,用尖喙将那强者的头颅给拧了下来。

    所以,这东西的寓意是残忍、背叛和复仇,不得不说,这和雪咤很搭。

    聂空用两只手同时将蛊雕的双爪往后掰,这原本雕刻好的形状居然被他掰动了,当他再扣下蛊雕的两只眼睛后,两行血泪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怪雕的翎羽仿佛活过来一般摇摆,朝聂空凶恶的张开了口喙,发出一声刺耳的尖鸣!

    系统提示:检测到中级幻境,是否进入?

    “是。”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